波诺弗瓦太太

笔芯:

...大概是万圣节的条漫




宇智波人类设定 


鸣人柱间卡卡西妖怪设定




画成这个鬼德行就发了真抱歉可是我真的赶不完了_(:з」∠)_




柱间非常ooc


大写的




我好像有一个世纪没上LOFT了_(:з」∠)_




最后 保佑我抽到大天狗









一只灰毛兔:

#脑洞补完计划#之 《相似点》(图片像素有点大,请耐心等待读取^ ^)


即:点梗返图


介于参与的人数不多,所以收到留言后,我决定尽可能地把大家想看的都融合起来^ ^

于是,就画成了这个样子。(带卡、卡带都有。)

希望大家喜欢^ ^


按顺序艾特一下留言点梗的同好们^ ^

 @一只特立独行的饽饽  (沙发君你的头像我都不敢点OTL)

 @愿得此心人 白首不相离 

@斑爺大好❤宇智波兄弟互控無極限

 @忽而半夏 

 @五天透露 

@阿木木

 @专业铲屎三十年 

 @虚鸣 

@彌蕥

 @漓尽 

@南笙

 @小狼_捡个脸狐当斑养 

 @触触触手 

(少数几位亲们我艾特不成功OTL……但愿你们能在tag里看到这篇更新吧><)



*想上车的GN,请走此处


*本来是没有背景的,但是画完觉得太空了,于是除了自己画了一张地图、一个月亮外,其他的背景都源自网络。发生在火之国境内的故事,我尽量找的木叶的背景,奈何像素不高,只能拙劣地简单处理了一番。



🔙论ooc的正当性

栗酒: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宇智波带土有点焦虑。平日里怼他怼得像阶级敌人一样的卡卡西这几天忽然就春风细雨绵如线了,在他犯蠢的时候非但没有毒舌,反而帮他开脱,玖辛奈送来的小点心自己不吃都给带土了,最可怕的是,现在带土每天醒过来发现来督促他按时起床的卡卡西坐在床边慈祥地看着他。

对,慈祥。

带土要吓哭了。

然后一直视时间为生命的卡卡西居然会说迟,一,点,没,关,系。

他觉得这样的卡卡西ooc了。

天要塌了。

可关键吧你又不能说人卡卡西不对,他碍着你了吗?没有。吃你家大米了吗?没有。

水门说最近带土跟卡卡西关系缓和了很多嘛,带土差点热泪盈眶。

另一个发现是卡卡西似乎新开发了一个神棍技能,说什么应什么,跟乌鸦嘴似的,但又比乌鸦嘴强很多的样子。

卡卡西说你今天最好别去小树林,带土不信,结果一去撞上油女一族搞特训,铺天盖地的杀人蜂追着他跑。

卡卡西说今天别去那家点心店了,结果一去人家正在搞装修,别说红豆糕,人都没见到几个。

卡卡西说你别站窗子下,话音刚落,楼上一盆水就泼下来了,淋了带土一身。

“为什么你连这个都能预知!”

“不,我看到那个大妈把窗子打开的。”卡卡西掏出手帕给他擦头发,带土突然就不生气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卡卡西这个样子他也蛮喜欢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年逾三十的他带土叔,自四战跟卡卡西互发朋友卡挥手道别之后,又变回了年仅十三的小伙子。

要怎么说造化弄人呢。
按主流小说的说法,这个设定叫魂穿。

带土看着面前小一号的卡卡西,内心来了无数个爆风乱舞。颤抖吧,小朋友!让你见识见识带土叔叔的力量!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忘记这具身体写轮眼都还没开。

带土其实心里还是有气。

他眼睁睁看着卡卡西给他扫了十八年墓,一路从少年看到中年,还真有点观赏嫩笋长成成竹的意思。带土一开始觉得恨,后来越看越心疼,有次卡卡西病还没好全就站在雨里,差点没忍住跳出来给他送伞。直到某天他这STK行为被斑一眼识破,老爷子冷哼一声说你小子不是看上人家了吧。这才顿悟,心疼个鬼,那叫喜欢。

即使不想承认,但带土接受了这个事实。结果忍战的时候好不容易小黑屋里叙个旧还要被卡卡西进行思想教育,十分生气。当老师了不起咯?当我做BOSS的时候没开过小会?

这一闹把重要的事忘了,临走还嘴犟说把他当朋友。

屁的朋友,白跟你血肉交融了。

所以这次带土决定从娃娃抓起,万一泡到了呢?

神无毗桥之战,带土顺利开眼,当然,这回没让人伤到卡卡西半根毫毛。跟卡卡西在行动之前制定好了详细的作战计划,由于这一战实在印象深刻,敌情地形早就烂熟于心,带土本来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去说服卡卡西,结果卡卡西表示赞同,一战下来三人并无伤亡。

回家路上带土跟在卡卡西后面走,他早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就卡卡西当年那倔脾气怎么可能这么听他的话,安排部署两人几乎没什么分歧。

目光从他头顶到脚后跟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全身上下唯一露出来的部位上。

卡卡西的手真小。带土这么想着,伸手过去一把拉住了。
手掌不大,手指倒是挺长,带土捻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手也没比他大到哪儿去,毕竟现在都还小。

带土抬头才看见卡卡西泛红的耳朵。

我靠?会害羞?还不带反抗的?带土眯起眼睛。

“卡卡西,你喜欢我?”

没有反驳。

“你这个赝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自忍战结束后先后魂穿到十八年前自己的身上。

“卡卡西你他妈居然骗我。”

“讲讲道理啊,你也骗我了。”

“你骗在先。”

“好吧,我的错。”

“…你能再坚持自己一秒吗?”


“你什么时候穿过来的?”

“上个月。”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我的?”

“第一眼。”

“凭什么。”

“小时候的带土才不会像狼一样盯着我。”

“卧槽。”

时隔多年再一次被智商压制。

“你为什么不跟我直说。”

“我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

“明显个大西瓜,你都没说喜欢我。”

“喜欢你。”


没想到卡卡西会这么坦率地承认了,带土觉得自己像只不断上升的氢气球,易燃且易爆。



“那那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卡卡西弯眼笑着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都这样了你问我怎么办。



—————END—————



=3=。




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

查无此人:

写个小短篇。答应的车还是会发的嘻嘻!


酒吞仇恨达成,我这辈子抽不到酒吞了【手动再见】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有点虐








1


我是一个帚神。


一个与众不同的帚神。


我不是狗粮,我是一个六星帚神。


我自豪,我骄傲,我一个大扫除对面死一片。


我是阿爸最爱的崽。


哦,我阿爸是晴明,那个“万恶之源”晴明。


 


2


我的好兄弟灯笼鬼一直很羡慕我。


毕竟我是N卡之荣,所有N卡都以为我榜样奋斗努力。


只有阿爸看到我的时候会叹气。


因为我身体里有一只ssr。


传说中的茨木童子。


是的,我吃了一只茨木童子。


他还是自愿的。


 


3


什么时候吃的他我已经忘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阿爸其实挺黑的。


哦不,应该是非常黑。


身为一个非洲酋长平时也没有什么追求。


抽个清姬都能开心半天的酋长。


我那时候负责扫地,每天勤勤恳恳的扫地。


阿爸带着草爹和河童他们回来就会赞许地摸一摸我的扫帚柄。


“继续努力。”


我狂点头,扫起一地落叶。


 


4


那天我在院子里看天邪鬼青妹妹放风筝。


忽然就听到院子里一阵欢呼。


凑热闹地往里看,发现阿爸激动地拽着源博雅的衣角。


“快打我一巴掌!我没看错吧!茨木!是茨木!”


听着阿爸的欢呼,我看到了茨木童子。


传说中的恶鬼,大妖,ssr大佬!


我仰望着这个ssr,不由也发出了赞叹。


真特么帅!


 


5


茨木童子来了我家之后阿爸就开始了各种肝。


他牵着茨木童子刷觉醒刷御魂。


每天我都看到他在院子里死磕鱼子寿司,磕得生无可恋。


很久以后阿爸都对鱼子寿司有点过敏。


茨木童子就安静地坐在阿爸边上。


他不说话,从他来我们家就没有说过话。


这好像和小妖怪们传说里的茨木童子不太一样。


依稀记得他是个酒吞童子吹来着?


见谁都要先安利一下对吧。


 


6


等茨木童子终于满级觉醒,带着极品破势一巴掌秒一片后。


阿爸特别激动地请了我们所有人吃红达摩。


厉害了我的哥,红达摩,想都不敢想。


于是我扫地扫的更卖力了。


然后茨木童子说了他的第一句话。


“吾想消失,彻底消失。”


阿爸一脸震惊,源博雅一脸日狗。


神乐小姐姐牵着八百比丘尼的手明显紧了一下。


“崽,你再说一遍?”


茨木童子又重复了一遍。


阿爸生无可恋。


 


7


茨木童子果然是大妖,大妖说话的气势就是不一样,阿爸都要抖一抖。


“吾友酒吞不需要吾,吾便不必要再存在了。”


我边上的草爸爸张大了嘴。


草爸爸以前见过茨木童子,还在大江山的时候。


她说那时候的茨木童子见谁都要说吾友真是妖界最强的王者!


吾要把自己奉献给吾友!


反正痴汉之力把她手里的草都吓掉了。


这不是现在的茨木童子。


那时候的茨木童子强大,自信,虽然追逐着酒吞童子但是他依旧是耀眼的太阳。


现在这个,有点颓废。


 


8


提出请求后阿爸没有答应,而是出去时都把茨木童子留在了家里。


那么强大的妖怪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


我每次去庭院里扫地都战战兢兢怕这个大佬不顺心把我捏死。


茨木童子并不会理会我们。


只是偶尔会和惠比寿老爷爷一起喝喝茶。


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喝酒。


我的哥,那可是源博雅的珍藏!


 


9


惠比寿老爷子有次和我们说茨木童子已经把自己过成了酒吞童子。


这句话好深奥,我听不懂。


只能和大家一起似懂非懂的点头。


反正就是好厉害的样子。


 


10


我的非洲阿爸比较苦,好不容易盼来的ssr想销毁自己。


只能天天拖着R卡战队。


晴明心里苦,晴明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爸看茨木童子快在庭院坐成另一棵樱花树。


“茨木大宝贝,你就真的这么在意酒吞童子么?”阿爸问他。


“吾友已经彻底不需要吾了。”


“吾再也不能站在他身边,或者陪他喝酒了。”


“吾友打败了吾,也不需要吾的身体,吾无处可去无事可做。”


“请你让我消失,也算满足他的愿望。”


 


11


原来酒吞童子还是与茨木童子打了一架。


茨木童子十分激动地让他支配他的身体。


酒吞说了句:“那汝给吾消失,吾看汝看得烦。”


于是茨木童子走进了阿爸的召唤阵。


哦,可怜的阿爸,你唯一的ssr还是别人不要的。


 


12


阿爸是个好阿爸。


好阿爸觉得既然自己的式神心意已决,不如从了他。


然后,是的,我就吃了茨木童子。


 


13


阿爸心痛,看着我就像看到茨木童子。


我摸摸自己的头上也没张角啊。


ssr味道好像也就是这样嘛。


阿爸把茨木童子留下的御魂给了我。


然后,我,帚神,成了一代N卡战神!


 


14


可能是因为身体里有茨木童子的原因。


我或多或少有了些他的记忆。


大妖到底是大妖。


记忆里都是金戈铁马,牛逼得要死要死。


我好像看到那个号令万鬼的鬼将了。


哇,真的好风光!


 


15


其实我挺奇怪的,为什么茨木童子的记忆里没有酒吞童子了。


我怎么都感觉不到酒吞童子在他过去存在的证据。


有时候我会刻意去想,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止了。


算了,反正现在茨木童子也回不来了。


我不如好好替他活着吧。


 


16


很后来很后来,我见到了酒吞童子。


他来我们家,问阿爸有没有见过茨木童子。


阿爸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他摇头了。


我诚实的阿爸摇头了。


酒吞童子好像有点失望,也就那么一点点。


“吾忽然想找他喝个酒,却不见了人。”


已经保持扫地习惯的我也在庭院。


看到酒吞童子的那一刹那觉得胸口有点热。


有什么要跳出去了。


奇怪了,妖怪明明没有心啊?


 


17


酒吞童子走前好像看了我一眼。


像要确认什么。


我却害怕他强大的妖气躲了起来。


胸口还是好烫好烫,帚神我要着火啦!


“算了,找不到他也无所谓。”


看着酒吞童子轻松离去的背影,胸口的灼热消失了。


冷冰冰的,冷的有点过了。


你看我就说妖怪是没有心的嘛。


 


18


后来再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酒吞童子。


我已经是那个N卡战神。


我的非洲阿爸也再没有抽到过ssr。


庭院依旧风平浪静。


我还是按时清扫落叶。


就好像那日狂风大作,一身铠甲,赤角白发的大妖从没来过一样。


 


19


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呢?


 



七梣:

自制火影宇智波四件套,艾玛这次实在不行了剪得超级混乱,有些镜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剪什么QAQ六件套肝不动了只撸了四件_(:з」∠)_而且因为字体原因繁简有混杂,亲友们请原谅我QwQ

灵感来源:【专治各种不服】上次回去视奸了一下为宇智波发声的那个视频,发现大家对最后的小甜饼纷纷表示不服,说是鸣人而非月半且力先结婚的。而可爱的我是个有求必应知错就改的好up,大家想看我一定剪出来,所以这次给你们双视角双管齐下,看谁还不服233333

柱斑鸣佐带卡双视角,止鼬单视角√

Q:为什么又发刀?   A:上次问过大家了大家并没有表现出对糖的渴求啊【无辜摊手】

字体排布和音频拼接弄的要死了…如果听起来还是很出戏的话…求轻拍QAQQ

【当做送给自己和好票的保研礼物ww

以上,希望小伙伴们喜欢ww如果喜欢请多多发弹幕或者硬币滋瓷【鞠躬

以及干完这一票我一定要动手写拟好大纲的OOC扉泉了……再不动笔脑洞要憋不住了【。

下次的视频大概随缘……

【题外:上次回看大雨将至看到一个弹幕:

“阿婆主,别人要硬币,你要命真的”

↑这位小伙伴你要笑死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股春晚的气息扑面而来是要怎样啊哈哈哈哈哈

Lupflight:

都不好意思说是生贺了,这么晚_(:з」∠)_

不是故意拖这么久,因为页数太多了……(借口

基本是上一次叔鸣佐养鸣狐猫助设定的延伸,前次投稿居然收到这么多转赞评论,多谢!很高兴!这次依旧用了这个paro,纯粹想看小鸣人小佐助有人宠。

最后,(迟到的)鸣人生快!

我们仍未知道为什么大天狗很受帚神欢迎

叉烧包:

1
大天狗很受帚神的欢迎。具体原因不详。
早在他住在白峰神社时,院子里就快被帚神填满了。
他一来懒得赶,二来是这些东西出了神社大门十有八九就要喂了其他鬼,很可能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因此也就放任院子里的帚神数量成几何倍数增长。
后来帚神多得让大天狗实在受不了了,就找了个山头圈了块地,放了个结界把帚神们往里面一扔,既不怕他们被哪只妖怪嘎吱了,也不愁院子里帚神泛滥成灾,只留下一只放在他自己住的院子里,平时扫扫地用。
留下来的帚神脑袋上的扫帚柄有点往右歪,两只奇怪的白眼睛里没有什么自己的感情和意愿。
既然养在身边就要有个名字,大天狗把跑来跑去带起尘土飞扬的帚神一把拎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
帚神学着大天狗的样子坐好。
“以后你要有一个名字。”
“就叫笤帚苗子吧。”
帚神歪了歪脑袋,大天狗就默认为他接受了这个充满方言气息的名字。
2
大天狗的庭院是白峰神社的一部分。
白峰神社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神社有精细又不失恢宏的赤柱绿顶,一股一股拧起的麻绳牵连串起一根根梁柱,上面挂着白色祈福符纸,一排排的纸灯笼用墨笔大写着汉字。神社阁楼旁有的植上枫树,有的种着樱花。
典雅之至,却也是红尘中景。
大天狗自己居所周围布有结界,一般人无法进入。桃李冬青,古木参天。难得有心思时,大天狗会磨开一柱冰,掺上红豆和乳奶,看着倒上去的奶顺着冰碴子的轮廓流下去,融开一点点冰的表层,一粒粒蜜红豆歪斜着,靠上面的红豆咕噜滚下来,合着蜂蜜粘上其他连黏在一起的豆子。
做完之后他却没了吃的心思,十次里有八九次给了笤帚苗子吃。剩下那一两次,也往往是吃了一口,就咽不下去了。
虽然他其实是个甘党。
平日里大天狗常常一睡就是一整个白天,爬起来往嘴里塞几块点心,看看书,吹吹笛子,每天夜晚就离开居所下山斩杀恶鬼。
不管是他静坐看书,还是带着一身血渍满身肃杀之气归来,笤帚苗子都会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这个帚神平时不是带领着五六把扫帚扫院子,就是盯着大天狗看,尤其是他吹曲子的时候,笤帚苗子脑袋上的干草都激动得哆嗦。
大天狗为此还郁闷过。他的笛声分明是令人安定的,莫不是经常不吹退步了?
之后被强行抓过去听笛子的妖琴师也很郁闷。
3
大天狗喜欢点心。或者说,他喜欢一切甜的东西。
尤其喜欢红豆制品。
导致有一段时间笤帚苗子一看见大天狗拿出乘红豆沙的袋子就是一副要吐的表情。
“……对红豆要满怀敬意知道吗。”
如果大天狗下午起得来,那么他一定会泡一壶茶,掏出一包点心坐在自家一个小亭子里喝茶,看涓涓细流流过亭旁布满青苔的巨石。
笤帚苗子也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他旁边,自觉自发地从盘子里拿点心吃。
大天狗在他抓到樱饼之前把盘子端了起来。
笤帚苗子抬头,歪歪脑袋望着他。
笤帚苗子没有开口说过话,不知是不会还是本来就不爱说话。
“想吃的话,告诉我。”大天狗俯下身子,鼻尖大概与帚神小黑脸齐平。
笤帚苗子又往反方向歪了歪脑袋:“吱——”
大天狗做了一个要把和果子扔掉的手势。
“呜——!”
看来是真不会说话。
一般妖怪不会说话不是修为太低就是先天问题。跟自己相处那么久了,妖气多多少少会渡过去一些,那么……
大天狗复杂地看着咬着樱饼的笤帚苗子。这是留下来一个智障?
不过他打理院子倒是挺灵光的。
大天狗戳了一下笤帚苗子脑袋上的干草。
“跟我念。”
“家——宅——平——安——”
“呜——额——嗯——哼——”
“欢——迎——回——来——”
“哼——哼——哼——哼——”
大天狗想,教帚神说话这种事,果然还是算了吧。
4
睡得迷迷糊糊时,一阵妖气把大天狗冻醒了。
是个大妖怪。
他睁开眼,看见了坐在地上揉搓笤帚苗子的茨木童子。
“放下他。”大天狗揉揉眼,制止了茨木对笤帚苗子的进一步蹂躏。
“哎,他倚着你睡觉。”茨木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里的帚神,摸摸鼻子。
“我知道。”
如果连一个帚神偷偷接近都发现不了,那他大天狗就真是浪得虚名了。更何况那家伙脑袋上的稻草都戳到他的脸了。
茨木童子闯进来就看见威名赫赫的大天狗在庭院前用翅膀卷着一只帚神午休时,惊得连为什么来找大天狗都忘了。
“茨木童子,你为何而来。”大天狗已经整理好了衣着,端正跪坐。
“哦……哦!”茨木回神,“我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鬼女红叶。”
鬼女红叶。
当然知道。
大天狗淡淡扫了一眼急切的鬼,这件事里掺杂了太多爱与执迷,他无法插手。
“不知道,您请回吧。”
茨木童子阴郁地告辞时,抬眼看见大天狗摘下来挂在墙上的面具。
好重的血腥气。
5
冬天在十二月如约而至。
大雪覆盖了整座山,像是盖上了厚重的锦被。但是这厚重的表现下,却是寒冷。 细细的梅枝上盖了一线雪,神社的绿庭红柱上也铺了一层雪。神社的炉火工铲出一条小路,而撞钟人也尽职尽责地让钟声响起。声音被雪吸收了,传的不远。
大天狗极其少有地一早醒来,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
往外望去,是笤帚苗子在雪地里例行清扫。
还哆哆嗦嗦的。
大天狗皱了皱眉头,走下楼淌进雪里一把拎出几乎要被雪没掉的帚神扔回屋里。
搞得跟他虐待扫[吉]地[祥]工[物]人一样。
因为这个东西过于弱小,才会畏惧寒冷吧。
那么他已经太强大,强大到遗忘了冷与恐惧究竟是什么感觉。
他张开翅膀,积雪在一瞬间纷纷飞起,落到庭院墙下。没有一片雪花碰到宅子,更没有一片雪花敢落到大天狗身上。
大天狗抬头看着划着弧线飘落的莹白之物。
他想起以前有一次百鬼夜行酒吞童子喝得烂醉,他留下照应,听见酒吞童子迷迷糊糊地说着什么心寒,冷啊。
如果笤帚苗子惧寒是出于弱小,那么酒吞童子无疑很强大。
但他也会冷。
他走回屋子里,笤帚苗子呆呆地看着他。
大天狗呼出一口气。
他将不知哪个妖怪赠与的不知是什么名贵布料织成的挂画翻出来,抽出两端的轴往笤帚苗子身上一裹。
也许他不知何为寒冷,但带来温暖是他的愿望。
6
他的愿望后来误入歧途。
但万幸,他遇到了那个月白色头发,一席蓝色狩衣的阴阳师。
很久以后,他再次推开宅院大门时,看见一个小小的帚神抬头看着他,笨拙得说到。
“欢——应——回——架——”

炒鸡冷:

497一家。

IF世界线的他应该会在双亲的关爱呵护下长大吧。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