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没有什么爬墙,只不过是秘技·反复横跳罢了♪(´ε` )

【朱修】片思い




*原作向

*小学生文笔

*总而言之就是两个人都不敢告白的故事啦

*如果以上能够接受的话,下面开始_(:з」∠)_






年迈的枢木朱雀站在一块没有刻字的石碑前沉思着,他喜欢时不时来这里发会儿呆,因为平日里也没什么可做的。毕竟谁会忍心麻烦这样一个已经坐上轮椅的老头子呢?年轻时过多的战斗使他的骨头腐朽而脆弱,而挺直了一生的脊梁也被时间压弯,他已经不剩什么了。

不过说实话,这里风景是很不错的,甚至可以说是皇宫里最美丽的地方了,四季景致各有不同——春天是一丛丛怒放的法国玫瑰,夏日的浓绿和蝉鸣则是能让人回想起京都郊区的某片树林,秋天自然而然是铺天盖地的金黄,入冬时就会被颇有层次感的深绿包围。

这一点挺让人惊讶的,布里塔尼亚的国都位于温带沿海地区,冬天是不会下雪的。照理说这样只有冬眠树木的风景着实是有些无趣,可这里不一样,深绿灰绿棕绿热热闹闹的,仿佛是在给谁庆祝生日一样。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现在的这位负责人都是非常上心的。以前,这里只有一大片灿烂的红玫瑰,有位精致可爱的小皇子非常喜欢在这里读书。虽然说也还是一处美丽的风景,可是没有了小皇子的玫瑰田总是显得有些空寂单调了。从几十年前起这片花园就一点点的翻修了起来,这位认真的负责人先生坚持了他的大半辈子来做这件事,说来真是不可思议啊。

不过枢木先生可不是单纯的来欣赏这白羊宫的一隅的,他在回想他的一生。

你知道,人老了就是很喜欢干这些没什么意义又浪费时间的事。他觉得这个地方能稍微清理一下他布满灰尘的记忆——无论是多么聪明的人到老了记忆大概都会变得浑浊又浓稠,更何况他从年轻的时候脑子就不太灵光。

他的回忆不是从记事起开始的——那也太没意思啦,连他本人都不太想再看一遍。要说什么时候开始是有叙述价值的,那一定是从那个黑发的异国少年出现在他面前之后吧。

那是一个大国为了缓和僵硬的外交关系而送来的质子,同这位少年一起被送来的还有他残疾的妹妹,听起来就是一个让人唏嘘的故事。可是当时还年幼的枢木先生一见面就把这个可怜的黑发男孩欺负了一通,不,他其实不是针对那个初来乍到的少年,只是按照大人们的话来说,布里塔尼亚就是坏蛋,所以布里塔尼亚的一切也都是坏蛋。所以他只是做了大人们希望他做的、正义的好孩子应该做的事。诚如上文所说,他脑子实在是不太灵光,也就是个中等水平,要他小小年纪掌握批判性思维也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至于他心底有没有一点点同情,看那个新来的男孩子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就知道了。

可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们的友谊就是很奇怪,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关系就好了起来,这里连枢木朱雀本人都记不起来了。一起吃饭,一起探险,一起抓独角仙,像所有普通男孩子们一样,他们一起渐渐长大。

黑发少年就是那种很早熟很聪明的男孩子,他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枢木朱雀有的时候真的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两个人明明是同样的年纪,鲁鲁修的小脑袋瓜就能装得进那么多事。今天是“娜娜莉以后到了结婚的年纪了怎么办?以我们两个的身份她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吗?”,明天又是“我们怎么才能回本国呢?虽然不回去也挺好,可是母妃的事情还……”,棕发少年还嘲笑他想的太多,他们只用发愁自己的独角仙永远比不过别人的大就行了。

如今看来是想的太多了,因为没多久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的担忧、一切的假设伴全都伴随着京都夏末的蝉鸣,慢慢地消散在空气中。

所以朱雀在阿什福德学院再次遇到鲁鲁修的时候,他是真的很高兴,嘴角都克制不住上扬。

毕竟是年轻人,经历几场梦境也就清楚自己心里面住着谁了。

在几周前的那次恐怖袭击中与长大的竹马再会时他的手一直在抖,抖着抖着本来沉寂了多年的心思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谁知事后又几经波折,他这颗年轻的心也随着起起落落,反倒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心意。如今大好机会就在眼前,不倾尽全力将其握在手心他简直自杀算了。

这一段被他自己评为了最幸福的记忆,不同于幼年时的懵懂,他此时每一天都是充满干劲又心怀期待的。

年轻人的自信心会表现在哪里呢?如果这里追加一个恋爱的限定的话,那一定是所谓的“我喜欢的人也一定喜欢我”吧。年轻的枢木朱雀先生现在就是这样,今天多碰了鲁鲁修的手一次!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今天和鲁鲁修一起撸猫的时候他多对我笑了一次!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今天上课的时候鲁鲁修也回头看我了!这个必须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鲁鲁修,鲁鲁修,鲁鲁修,简直满心满意都是他,有关于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简直恨不得马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但其实他不敢也不舍得让其他任何一个人了解哪怕一丝一毫。

心情是从未经历过的甜蜜,这位脑子不太灵光的高中生也开始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现在的自己是尤菲米雅公主殿下的骑士,说不定可以请她帮忙恢复鲁鲁修和娜娜莉的皇族身份,公主殿下心地善良,与他们兄妹的关系也是非常地好,她一定会答应的吧。

那么到时候再想办法调到鲁鲁修身边去当他的骑士,想到这里朱雀的脸上的表情已经快要克制不住了,那是被称之为傻笑的表情,还有一些小小的猥琐,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稍不注意脑子里就不知道会想些什么了。

想着想着他又忧愁了起来,第二皇女殿下怕不是会把他的皮剥下来,说不定连兰斯洛特都不让他开了,这可怎么办呢?不过现在还是要着重考虑鲁鲁修的感受呀,万一他不想接受这段感情呢?那……那就一直一直缠着他,反正他也不可能打死我,他不舍得的。再去和娜娜莉说说好话,她一定会生气吧,倒不是因为重要的哥哥被抢走了,而是我一直瞒着她没有请她帮忙。

总之契而不舍的话,鲁鲁修他一定会接受我的!毕竟,毕竟他上课也回头看我了呀!

年迈的枢木先生想起自己当时单纯幼稚的想法,嘴角也慢慢抬了抬。

当时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唯一”,他们那么相似,不论是对现在世界的看法,还是对彼此的感受,他不相信还能找到这样一个契合的对象。然而有一天,他发现他们对未来的看法有了很大分歧,但其实从本质上讲,是世界观天差地别。可是年轻的枢木先生认为这些都是借口,是鲁鲁修他根本不想创造一个对每一个人都温柔的世界!他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一段时间里枢木朱雀过的浑浑噩噩,他只记得自己背叛了自己的执着,自己的信仰,自己的……

单相思对象。

分道扬镳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没有了那抹浓丽的黑与紫,记忆变得暗淡无光,关于这中间的空白,枢木先生已经不能回忆起更多了。

后来他们联手了,这是最后一段有价值的记忆。这段时光里他隐秘的快乐着,卑微又卑鄙。他开始厌恶自己,也逼迫自己厌恶那个他自己妄想已久的王。他不敢回忆,而这之前他面对朱利叶斯·金斯利时又一直在偷偷地回忆。他开始迷茫,他不信任他的陛下,但又无比的坚信着这位陛下的计划。每天的挣扎让他的精神疲惫不堪,但是心里一阵阵的战栗又让他不能安眠。

不得不说,为这个人战斗,为这个人活下去,这些是多么的令他感到兴奋。这个被施加的Geass让他感到痛苦的同时又被他视作一种被重视的证明。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他的一厢情愿不仅没有结束还日渐加深,甚至现在已经出现了这种幻想。这个棕发的男人每天都在这些复杂的情绪中挣扎,但是,不要忘了达矛克里斯之剑早已如约悬在了那个人头顶的上空。

零之镇魂曲非常成功,如果说有人能记住那一天的每一个细节的话,那一定是枢木朱雀了。他不敢忘,他也不想忘,同样,他更不能忘。

他记得他冲了上去,大脑一片空白,只记得瞥见了娜娜莉鲜红的裙子,这是他那天印象最深的颜色,是鲁鲁修最后的颜色。

手没有一丝颤抖,他甚至都有些质疑自己的感情了。

鲁鲁修倒向他,手摸到了他的面具,这是近几年来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最后的最后,枢木朱雀终于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朱雀,我对你……”


他尽力听了,可是声音真的太微弱了,一阵清风都能将它带走,他尽力的追了,可是什么也没追到。

年迈的枢木朱雀先生使劲喘了几口气,他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Geass使他的身体机能拼尽全力的支撑他的生命,他的意志肯定是不能造成影响的。就像那个人一样,总是不听他的话。想着想着,枢木先生又叹了一口气,其实自己也没好好听听他说的啊,倒是最后想听也听不见了,算是扯平了吧。

其实想来人生哪有那么多遗憾呢,就像当时,听清了又能怎么样呢?哪怕是提前几个月听见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会信吗?自己敢信吗?


所以说,这样的结局挺好的啦,起码你不用受苦啊。






尾声


Zero死了。

这种人民的英雄死后,肯定是会有纪念碑的,但是人们并不知道他的遗体在哪里。娜娜莉前总理接受采访的时候回答说:“他虽然没有跟我提过,但我已经将他安葬在了最合他身份的地方。”仍是没有公开,人们只能每年在纪念碑前摆上各式花束以示尊重与感激。

而在白羊宫那一隅,石碑上终于刻上了字,人们或许觉得有些眼熟,但更多的是觉得滑稽可笑——


“这里沉睡着阿什福德学院最后一任副会长鲁鲁修·兰佩洛基,与对于他的副会长来说是无价之宝的学生会成员枢木朱雀。”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