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没有什么爬墙,只不过是秘技·反复横跳罢了♪(´ε` )

【鸣佐】Epilogue

 


  • 原著向
  • 叔鸣佐,还有面码
  • 标题取自《爱乐之城》的一首配乐
  • 不甜,真的

 

 

 

漩涡鸣人在一阵急促的闹铃中醒来,磨磨蹭蹭的坐起身挠了挠头。

整洁的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床头柜上摆着他和佐助的照片,还有面码满岁的时候拍的生日照。

“佐助呢?上厕所去了吗?”鸣人呆滞的想着,“哦,对,他不在,昨天有个紧急任务出村了来着。”

发了半分钟呆,接着伟大的七代目艰难的起床洗漱,给面码递了奶瓶,又快速的给自己煮了碗面当做早餐。虽然麻烦但是没办法,如果让佐助发现他偷吃杯面的话那就完蛋了,而他从来都不擅长对佐助说谎。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父子俩就出门了。当上爸爸之后的鸣人靠谱了很多,这点从他骤减的迟到率和面码永远整齐的着装就可以看出来。不过按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春野女士的话来说,这点绝对归功于佐助良好的生活习惯。毕竟大家都知道,好学生佐助从来都不迟到的,并且在外流浪那么多年,衣服也从来都是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

与曾经的好学生佐助分别了将近四十个小时的鸣人现在陷入了思念成疾的困扰。太难熬了,没有佐助的日子太难熬了,鸣人焦躁的走在通往火影楼的路上,两边有很多村民跟他打招呼,他也心不在焉的应了。通常都是他们俩一起把面码送到幼儿园,然后一起在这条路上接受村民的寒暄,但是现在,只有鸣人一个人。

想到往常这条街上的景象,鸣人不禁回忆起四战刚结束时村民们对佐助的态度。那时候由于团藏等高层干部的宣传及对村民思想的控制,姓宇智波的人在木叶非常不受欢迎,佐助甚至还被视为罪大恶极的战犯。

当时的四战英雄鸣人连同六代目火影卡卡西都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长老团余孽抗衡,正如同这些旧时代的遗物所说的“根”一样,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在阴暗的地下,一旦有人想要清理掉这些夺走木叶养分的腐根,他们就互相包庇,使出层次不穷的阴招阻碍阳光的滲入。鸣人很难在这些老奸巨滑的高层身上找到发力点,一次又一次的徒劳而返气的他嘴边长了好几个血泡。

还好他有个贤十二的老师,在他继位之前一点点架空了长老团的权力,和鸣人一起给宇智波正了名。这之后村民们都知道了真相,对佐助态度有了很大转变,毕竟宇智波兄弟都是保护了木叶的英雄啊,他们之前那么对待宇智波都只是被团藏骗了嘛。

这件曾经让鸣人高兴了好久的事现在想想倒也觉得没滋没味了,百无聊赖的火影大人甚至想踢路上的小石子,以往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兴高采烈的和佐助讨论晚上吃什么或者猜一猜佐助做的便当是什么。习惯了两个人生活的鸣人已经不怎么能适应孤独的感觉了,他自嘲的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个离不开佐助的吊车尾。

就好像是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鸣人身后突兀的传来了一道清冷好听的声音。

“吊车尾。”

“你在干什么?面码呢?”

鸣人猛地转头,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佐助助助助助助助!!!”鸣人呆立了两秒,飞快的回过神来扑过去抱住了他的挚爱。佐助一时没有站住后退了几步,但还是熟练的拥抱了他的丈夫。周围的村名已经习惯了火影夫夫时不时的当街亲密,但是有些年轻的女孩子还是微微红了脸羡慕的偷瞄了几眼。

鸣人兴奋的拉住佐助的手,开始了喋喋不休的问话。这很正常,每次佐助外出归来都会有这种待遇,衣食住行样样都要交代的很仔细,就好像是怕他照顾不好自己或者是在外面受了一星半点儿的委屈似的。

看得出来鸣人非常高兴,当然啦,这份意外之喜够他兴奋一整天的了。虽然对辅佐官大人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佐助和鸣人一起来上班就意味着火影大人又要摸一天的鱼了,但是其实和平时也差不了多少——佐助不在村子里就一直“佐助佐助”的担心的无法工作,佐助在村子里但没来陪他上班就“佐助不在我身边我也无法集中精神啊,鹿丸你知道我最讨厌看这些文件了”。

总之最后大部分工作还是落在火影楼其他工作人员的头上,想到这种结局就感觉自己又老了十岁的鹿丸叹着气给自己沏上一杯枸杞菊花茶,他甚至都懒得抱怨了。

也许正是因为有这么得力的助手,火影大人心安理得的花式摸鱼。“毕竟今天佐助回村,是特殊情况嘛”这么敷衍的安慰着自己,一边心不在焉的批改了一小部分文件。幸亏是和平时期,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期间还和佐助定好中午吃什么,顺便说服想念孩子的爱人晚上先看个电影吃个饭再回家。

要说鸣人不是早有预谋佐助是不信的,毕竟他都打听好了今晚哪个同期有空可以暂时照顾一下面码了。

但佐助还是答应了下来。

高兴得七代目火影忍不住午休的时候在办公室干了些需要锁门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忘了下午的小型领导会议。

于是没敲开门的鹿丸直接在自己的工作日历上写了明天开始去风之国出一周差的安排。(鹿丸:气疯.jpg)

然而就算鸣人知道他即将度过地狱般的一周也并不会在乎,他心满意足的搂着他的佐助,认真思考这个月的预算够不够在他办公室里换一个大一点的沙发。

幸亏佐助是个有良心的人,不然火影大人可能就要公然提前下班时间了。临五点的时候井野带着他们班的小孩儿进来交报告,鸣人就顺便提出了让她照顾面码几个小时的事情。

还真是变成了一个了不起的计划通呢火影大人。井野一脸老娘吃够你们的狗粮的表情摔上了火影办公室的大门,差点撞上正拉着佐助下班的七代目的鼻子。

鸣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恐怖片有利于增进情侣感情的传闻,带着满满的期待把佐助推进了新出的鬼片的放映厅。

“夫妻也是情侣啊我说!不好好维护感情的话哪天佐助突然对我冷淡了可怎么办啊我说!”咧开的嘴巴露出了粘在牙齿上的鱼板碎屑。在一乐拉面约会简直不能更符合七代目的品味了。

佐助早就告诫过自己不能对鸣人计划的约会抱有什么期待了,之前的计划通果然是错觉。他瘫着一张脸无视扑进他怀里瑟瑟发抖的曾四战英雄、现木叶火影,也就忽视了鸣人嘴角有点儿得意又有很多点儿开心的坏笑。

佐助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是在看到鸣人出了电影院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说说笑笑之后,但是这个时候生气就等于承认自己没有识破鸣人那点儿骗小孩子的小伎俩。佐助只好吃了这口暗亏,然后气的在夜市上吃空了鸣人的钱包。

一路溜溜达达,火影夫夫走到井野家接上面码,一家三口还去南河川边踩了踩水。面码小朋友非常开心,虽然已经过了他的睡觉时间但还是很兴奋的跑来跑去。

“就像夏日祭一样!要是每天都能跟爸爸和哆酱这么玩就好了!”

这位小朋友玩够了水就吵着闹着要看烟花,佐助拗不过他,实在没办法了放了个千鸟给他看,鸣人在旁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渐渐地气温降了下来,面码也窝在鸣人怀里睡着了,佐助站起身,拍了拍裤子,小声的叫鸣人起来回家。

他们灭了篝火,慢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面码裹着佐助的披风,小脑袋靠着另一位爸爸的肩膀睡得香甜,嘴角还淌下一串亮晶晶的涎水。

佐助看着儿子的睡脸,没忍住弯了嘴角轻声道:“真是你亲儿子,睡着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傻乎乎。”

鸣人改用单手抱住面码,另一只手握住了身边人白皙的指尖,轻轻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十指相扣,他也降低了音量:“也像你啊我说,幼儿园的老师跟我说面码干什么都是小朋友里最优秀的。”

他们相视一笑,远处的万家灯火浅浅的跳动在两双眼眸中,那仿佛是夜空中银河的缩影,引得无数星子在此沉眠。

 

 

 

 

 

 

 

 

 

 

 

突然,鸣人的耳边逐渐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佐助的面容也越来越模糊直至淡出他的视野。

七代目火影在一阵急促的闹铃中睁开眼,他的新婚妻子在另一半床上边揉眼睛边坐起身来。

她像是突然想什么似的,身形一顿,红着脸转过头看他,然而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羞怯消失了。

“鸣……鸣人君,怎么了吗?为什么哭了?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吗?”

经她提醒,床上的男人才意识到自己的眼角好像是湿润的,他慢慢的用手擦干了,毫不费力的挤出一个微笑,经过昨天一天的训练,这件事他已经非常熟练了。

“没什么,是做了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梦啊。”

女人只当他是梦见了已故的父母,便不再多问,匆忙的下床准备早饭了。

卧室又重新归于安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他像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一样坐起来,被子慢慢地堆在大腿上,他只管呆呆的注视着那道从窗帘缝隙中射入的晨光,借此拼命的记住那双满载星光的眼眸。

 

“再也……没资格看了啊。”

 

 

END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