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没有什么爬墙,只不过是秘技·反复横跳罢了♪(´ε` )
月更作者,大概

【带卡】霸道黑社会爱上风流俏寡妇02

 

 

  • 土哥生贺
  • 真·乡村爱情
  • 卡卡西女装注意
  • OOC
  • 作者小学生文笔,还妄想搞事
  • 没有啥逻辑,关于黑社会和农村都是我胡诌的

 

—————————————————————————————— 

 

 

卡卡西很清楚自己是在做梦。

梦里的他有些费力的举着一支手枪,认真的瞄准前方的靶心。由于长时间的练习,他的手已经有一些抖了,卡卡西微微笑了一下,这应该是五岁的时候吧,连枪都拿不好。

这时从后方伸出一只大手,轻轻的把手枪拎走了。小小的男孩子开心的转过头,对身后的男人笑着说:“爸爸,我今天的命中率是百分之八十哦,比起昨天又有进步哟!”声音脆脆的,带着稚嫩的炫耀。白发的男人也笑着看向儿子,温和的说着鼓励的词句,双眼透出无尽的宠溺。

卡卡西远远地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出训练场,目光落在互相握住的大手和小手上。他更肯定自己是在做梦了,因为他的父亲十几年前就过世了。卡卡西理智的分析着,表情有一些冷漠。

梦总是无厘头的,他上一刻还在回忆他的父亲,下一秒就出现在一片金黄的麦田里。他看见自己留着长发,还梳了两个土里土气的麻花辫,瞧着确实像个小姑娘,还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被人识破。他无奈的笑了笑,又突然意识到最近自己笑的太多了,连忙压平了嘴角。

梦里的他坐在高高的草垛上面,看着一本也不知道是哪里淘来的书,傍晚的风带着些凉意,那两条银色的麻花辫也跟着一晃一晃的。正当卡卡西凑近了那本橘皮书想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的时候,远处的一声“稻穗儿——!”的大喊打断了他的行动,一道深蓝色的小身影往他的方向跑了过来。卡卡西清楚的看见了年幼的自己脸上出现了一种名为不耐烦的表情,他啪地一声合上了书,皱着眉看向跑得满头大汗的黑发男孩。

卡卡西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这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美好的回忆了,他打算好好享受一下。

黑发的男孩子虽然是村里的孩子王,但对上他面前的这个银发男孩子总是莫名其妙的没底气,哦不对,他还不知道这是个男孩子呢。只见他在银发男孩子凌厉的目光中越缩越小,磨磨蹭蹭的挨近草垛,本来气势汹汹的小脸也耷拉下来,但还是鼓起勇气梗着脖子把想说的话虚张声势的喊了出来。

“这都这么晚了你咋还没回家呢!婆婆一个人做饭多幸苦啊!”

“我下午就把菜都洗好了也切好了,米饭也蒸上了,婆婆把菜炒一下就行,这个我不会。”

“你不会炒菜咋行!以后怎么给俺……我做饭啊!”

“我凭什么给你做饭?”

“你可是俺……我,我媳妇啊!俺,我婆婆把你买下来的!”

男孩的圆眼心慌的乱转,红着脸吼出这句话。稻穗儿的脸也红了起来,不过是气红的,他想反驳但是又闭了嘴,干脆把身子扭过去背对着对方,假装看起书来。

黑发男孩也见状有些着急了,他绕过草垛,抬头看向埋头看书的“女孩子”,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你不会不想嫁给俺吧?你放心,俺肯定对你好,咱可是一起长大的啊!你要是不想给俺做饭,那俺长大了给你做饭,你看成不成?你能不能别嫁给别人?”

梦到这里又中止了。卡卡西还没想起自己是怎么回答带土的,就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甚至还听到了枪声。

枪声在这个地区没什么稀奇的,但是这个方向……

卡卡西面色一变,快步走向山林的更深处。没多久,他就发现了蹲在灌木丛中的他自己,小不点正全神贯注的盯着那处于深山之中的破旧仓库,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后面又缀了一条小尾巴。卡卡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他的梦,是他的过去,即使他想救谁也无能为力。

枪声逐渐归于平息,仓库门口传来不大清晰的交谈声,听着像是发生了什么争吵,期间还能听到一两声呻吟,似乎有几个男人受伤了。小卡卡西等到声音彻底消失,还谨慎的确认了一阵,才悄无声息的跑进昏暗的仓库。

这孩子小心翼翼的检查着这个五百来平的废弃仓库,以堆成小山的箱子为掩体,一点点的靠近中心区域。月光暧昧,诺大的仓库寂静无声,只有黑黢黢的影子陪伴着他。紧张随着时间的增长愈演愈烈,他快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了。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细细的呻吟,小卡卡西身体猛地一抖,僵了一会儿,接着勉强镇定的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这个人是住在小卖部旁边的那户人家的男主人,他认识,但是不能确定他的身份。小卡卡西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这个人肺部中弹,已经快不行了。

“你是……卡卡西吧?”那个人喘着粗气,费劲的吐出这句话。

小卡卡西愣了一下,但还是迅速的抽出手枪抵在他眉间。男人也不紧张,只是虚弱的笑了笑:“我是……朔茂前辈带出来的……你爸爸……总是拿着你的照片给我们炫耀……”

小卡卡西明白过来,什么也没说,只是有些难过的垂下眼睫。男人哆哆嗦嗦的掏出一个微型u盘,郑重的放进男孩的手里。他握紧u盘,思索着这时应该说些什么,感谢也好,宽慰也罢,他总觉得应该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他刚开始思考的一瞬间,右边传来一声大喊——

“危险!”

随之而来的是猛烈的冲击,他毫无准备被掀翻在地,但优秀的反射神经让他在落地的同时向枪声发出的地方射击。

三枪下去,不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男孩跑过去朝生死不明的开枪者身上又补了几枪。他的手在抖,他不想面对那个因为保护自己而倒在地上的人,男孩在心底绝望而又徒劳的祈祷着,他加快脚步,但就感觉腿使不上劲,明明是不长的距离却好像是生与死的桥梁一般。

圆月终于挣脱了云层,仓库里比刚才又亮了一些,小卡卡西却突然停住了。泪水不受控制一样疯狂的涌了出来,模糊的视线里只有带土,他的竹马,奄奄一息的脸。他毫不在意的冲卡卡西扬起嘴角,刚刚霰弹在他脑袋右边几厘米处爆开,弹片争先恐后的攻击他的头,以至于他的右半边的脸血肉模糊。

卡卡西胡乱的摸了一把眼泪,小心的背起带土就往外边跑,一边颠三倒四的跟他说话。

“阿土,别怕,我这就带你去找蛇叔看病,蛇叔医术可好了,一般人他都不给看的,我去求他,求他他就给你治了,你放心,他肯定会救你的,你不会死的!”

“稻穗儿……不,卡卡西……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吧……真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死的……我今年……13岁,咱们说好了的……等我20,你19,就成亲……你看,你不喜欢我说俺……我都改了,你就答应我呗……”

“好,我答应你,那你不许死,听见没有!”

“嗯,我陪你长命百岁……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呢……”

“阿土……?”

“阿土——!”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