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

查无此人:

写个小短篇。答应的车还是会发的嘻嘻!


酒吞仇恨达成,我这辈子抽不到酒吞了【手动再见】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有点虐








1


我是一个帚神。


一个与众不同的帚神。


我不是狗粮,我是一个六星帚神。


我自豪,我骄傲,我一个大扫除对面死一片。


我是阿爸最爱的崽。


哦,我阿爸是晴明,那个“万恶之源”晴明。


 


2


我的好兄弟灯笼鬼一直很羡慕我。


毕竟我是N卡之荣,所有N卡都以为我榜样奋斗努力。


只有阿爸看到我的时候会叹气。


因为我身体里有一只ssr。


传说中的茨木童子。


是的,我吃了一只茨木童子。


他还是自愿的。


 


3


什么时候吃的他我已经忘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阿爸其实挺黑的。


哦不,应该是非常黑。


身为一个非洲酋长平时也没有什么追求。


抽个清姬都能开心半天的酋长。


我那时候负责扫地,每天勤勤恳恳的扫地。


阿爸带着草爹和河童他们回来就会赞许地摸一摸我的扫帚柄。


“继续努力。”


我狂点头,扫起一地落叶。


 


4


那天我在院子里看天邪鬼青妹妹放风筝。


忽然就听到院子里一阵欢呼。


凑热闹地往里看,发现阿爸激动地拽着源博雅的衣角。


“快打我一巴掌!我没看错吧!茨木!是茨木!”


听着阿爸的欢呼,我看到了茨木童子。


传说中的恶鬼,大妖,ssr大佬!


我仰望着这个ssr,不由也发出了赞叹。


真特么帅!


 


5


茨木童子来了我家之后阿爸就开始了各种肝。


他牵着茨木童子刷觉醒刷御魂。


每天我都看到他在院子里死磕鱼子寿司,磕得生无可恋。


很久以后阿爸都对鱼子寿司有点过敏。


茨木童子就安静地坐在阿爸边上。


他不说话,从他来我们家就没有说过话。


这好像和小妖怪们传说里的茨木童子不太一样。


依稀记得他是个酒吞童子吹来着?


见谁都要先安利一下对吧。


 


6


等茨木童子终于满级觉醒,带着极品破势一巴掌秒一片后。


阿爸特别激动地请了我们所有人吃红达摩。


厉害了我的哥,红达摩,想都不敢想。


于是我扫地扫的更卖力了。


然后茨木童子说了他的第一句话。


“吾想消失,彻底消失。”


阿爸一脸震惊,源博雅一脸日狗。


神乐小姐姐牵着八百比丘尼的手明显紧了一下。


“崽,你再说一遍?”


茨木童子又重复了一遍。


阿爸生无可恋。


 


7


茨木童子果然是大妖,大妖说话的气势就是不一样,阿爸都要抖一抖。


“吾友酒吞不需要吾,吾便不必要再存在了。”


我边上的草爸爸张大了嘴。


草爸爸以前见过茨木童子,还在大江山的时候。


她说那时候的茨木童子见谁都要说吾友真是妖界最强的王者!


吾要把自己奉献给吾友!


反正痴汉之力把她手里的草都吓掉了。


这不是现在的茨木童子。


那时候的茨木童子强大,自信,虽然追逐着酒吞童子但是他依旧是耀眼的太阳。


现在这个,有点颓废。


 


8


提出请求后阿爸没有答应,而是出去时都把茨木童子留在了家里。


那么强大的妖怪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


我每次去庭院里扫地都战战兢兢怕这个大佬不顺心把我捏死。


茨木童子并不会理会我们。


只是偶尔会和惠比寿老爷爷一起喝喝茶。


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喝酒。


我的哥,那可是源博雅的珍藏!


 


9


惠比寿老爷子有次和我们说茨木童子已经把自己过成了酒吞童子。


这句话好深奥,我听不懂。


只能和大家一起似懂非懂的点头。


反正就是好厉害的样子。


 


10


我的非洲阿爸比较苦,好不容易盼来的ssr想销毁自己。


只能天天拖着R卡战队。


晴明心里苦,晴明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爸看茨木童子快在庭院坐成另一棵樱花树。


“茨木大宝贝,你就真的这么在意酒吞童子么?”阿爸问他。


“吾友已经彻底不需要吾了。”


“吾再也不能站在他身边,或者陪他喝酒了。”


“吾友打败了吾,也不需要吾的身体,吾无处可去无事可做。”


“请你让我消失,也算满足他的愿望。”


 


11


原来酒吞童子还是与茨木童子打了一架。


茨木童子十分激动地让他支配他的身体。


酒吞说了句:“那汝给吾消失,吾看汝看得烦。”


于是茨木童子走进了阿爸的召唤阵。


哦,可怜的阿爸,你唯一的ssr还是别人不要的。


 


12


阿爸是个好阿爸。


好阿爸觉得既然自己的式神心意已决,不如从了他。


然后,是的,我就吃了茨木童子。


 


13


阿爸心痛,看着我就像看到茨木童子。


我摸摸自己的头上也没张角啊。


ssr味道好像也就是这样嘛。


阿爸把茨木童子留下的御魂给了我。


然后,我,帚神,成了一代N卡战神!


 


14


可能是因为身体里有茨木童子的原因。


我或多或少有了些他的记忆。


大妖到底是大妖。


记忆里都是金戈铁马,牛逼得要死要死。


我好像看到那个号令万鬼的鬼将了。


哇,真的好风光!


 


15


其实我挺奇怪的,为什么茨木童子的记忆里没有酒吞童子了。


我怎么都感觉不到酒吞童子在他过去存在的证据。


有时候我会刻意去想,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止了。


算了,反正现在茨木童子也回不来了。


我不如好好替他活着吧。


 


16


很后来很后来,我见到了酒吞童子。


他来我们家,问阿爸有没有见过茨木童子。


阿爸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他摇头了。


我诚实的阿爸摇头了。


酒吞童子好像有点失望,也就那么一点点。


“吾忽然想找他喝个酒,却不见了人。”


已经保持扫地习惯的我也在庭院。


看到酒吞童子的那一刹那觉得胸口有点热。


有什么要跳出去了。


奇怪了,妖怪明明没有心啊?


 


17


酒吞童子走前好像看了我一眼。


像要确认什么。


我却害怕他强大的妖气躲了起来。


胸口还是好烫好烫,帚神我要着火啦!


“算了,找不到他也无所谓。”


看着酒吞童子轻松离去的背影,胸口的灼热消失了。


冷冰冰的,冷的有点过了。


你看我就说妖怪是没有心的嘛。


 


18


后来再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酒吞童子。


我已经是那个N卡战神。


我的非洲阿爸也再没有抽到过ssr。


庭院依旧风平浪静。


我还是按时清扫落叶。


就好像那日狂风大作,一身铠甲,赤角白发的大妖从没来过一样。


 


19


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呢?


 



评论

热度(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