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论ooc的正当性

栗酒: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宇智波带土有点焦虑。平日里怼他怼得像阶级敌人一样的卡卡西这几天忽然就春风细雨绵如线了,在他犯蠢的时候非但没有毒舌,反而帮他开脱,玖辛奈送来的小点心自己不吃都给带土了,最可怕的是,现在带土每天醒过来发现来督促他按时起床的卡卡西坐在床边慈祥地看着他。

对,慈祥。

带土要吓哭了。

然后一直视时间为生命的卡卡西居然会说迟,一,点,没,关,系。

他觉得这样的卡卡西ooc了。

天要塌了。

可关键吧你又不能说人卡卡西不对,他碍着你了吗?没有。吃你家大米了吗?没有。

水门说最近带土跟卡卡西关系缓和了很多嘛,带土差点热泪盈眶。

另一个发现是卡卡西似乎新开发了一个神棍技能,说什么应什么,跟乌鸦嘴似的,但又比乌鸦嘴强很多的样子。

卡卡西说你今天最好别去小树林,带土不信,结果一去撞上油女一族搞特训,铺天盖地的杀人蜂追着他跑。

卡卡西说今天别去那家点心店了,结果一去人家正在搞装修,别说红豆糕,人都没见到几个。

卡卡西说你别站窗子下,话音刚落,楼上一盆水就泼下来了,淋了带土一身。

“为什么你连这个都能预知!”

“不,我看到那个大妈把窗子打开的。”卡卡西掏出手帕给他擦头发,带土突然就不生气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卡卡西这个样子他也蛮喜欢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年逾三十的他带土叔,自四战跟卡卡西互发朋友卡挥手道别之后,又变回了年仅十三的小伙子。

要怎么说造化弄人呢。
按主流小说的说法,这个设定叫魂穿。

带土看着面前小一号的卡卡西,内心来了无数个爆风乱舞。颤抖吧,小朋友!让你见识见识带土叔叔的力量!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忘记这具身体写轮眼都还没开。

带土其实心里还是有气。

他眼睁睁看着卡卡西给他扫了十八年墓,一路从少年看到中年,还真有点观赏嫩笋长成成竹的意思。带土一开始觉得恨,后来越看越心疼,有次卡卡西病还没好全就站在雨里,差点没忍住跳出来给他送伞。直到某天他这STK行为被斑一眼识破,老爷子冷哼一声说你小子不是看上人家了吧。这才顿悟,心疼个鬼,那叫喜欢。

即使不想承认,但带土接受了这个事实。结果忍战的时候好不容易小黑屋里叙个旧还要被卡卡西进行思想教育,十分生气。当老师了不起咯?当我做BOSS的时候没开过小会?

这一闹把重要的事忘了,临走还嘴犟说把他当朋友。

屁的朋友,白跟你血肉交融了。

所以这次带土决定从娃娃抓起,万一泡到了呢?

神无毗桥之战,带土顺利开眼,当然,这回没让人伤到卡卡西半根毫毛。跟卡卡西在行动之前制定好了详细的作战计划,由于这一战实在印象深刻,敌情地形早就烂熟于心,带土本来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去说服卡卡西,结果卡卡西表示赞同,一战下来三人并无伤亡。

回家路上带土跟在卡卡西后面走,他早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就卡卡西当年那倔脾气怎么可能这么听他的话,安排部署两人几乎没什么分歧。

目光从他头顶到脚后跟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全身上下唯一露出来的部位上。

卡卡西的手真小。带土这么想着,伸手过去一把拉住了。
手掌不大,手指倒是挺长,带土捻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手也没比他大到哪儿去,毕竟现在都还小。

带土抬头才看见卡卡西泛红的耳朵。

我靠?会害羞?还不带反抗的?带土眯起眼睛。

“卡卡西,你喜欢我?”

没有反驳。

“你这个赝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确实发生了。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自忍战结束后先后魂穿到十八年前自己的身上。

“卡卡西你他妈居然骗我。”

“讲讲道理啊,你也骗我了。”

“你骗在先。”

“好吧,我的错。”

“…你能再坚持自己一秒吗?”


“你什么时候穿过来的?”

“上个月。”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我的?”

“第一眼。”

“凭什么。”

“小时候的带土才不会像狼一样盯着我。”

“卧槽。”

时隔多年再一次被智商压制。

“你为什么不跟我直说。”

“我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

“明显个大西瓜,你都没说喜欢我。”

“喜欢你。”


没想到卡卡西会这么坦率地承认了,带土觉得自己像只不断上升的氢气球,易燃且易爆。



“那那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卡卡西弯眼笑着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都这样了你问我怎么办。



—————END—————



=3=。




评论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