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诺弗瓦太太

没有什么爬墙,只不过是秘技·反复横跳罢了♪(´ε` )
月更作者,大概

【带卡】霸道黑社会爱上风流俏寡妇01

 

 

  • 土哥生贺
  • 真·乡村爱情
  • 卡卡西女装注意
  • OOC
  • 作者小学生文笔,还妄想搞事
  • 没有啥逻辑,关于黑社会和农村都是我胡诌的

 

 ——————————————————————————

 

 

八月没有清晨,才刚六点气温就已经升了上来,偏偏今天一丝风也没有,大片金黄的麦田像静止了一样。村里的汉子们光着膀子走进了地里,其中几个边大声吆喝着边挥手赶走了停在稻草人上的麻雀。

远处的田埂上,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看样子是结伴去河边洗衣服。地里的小伙子们听到隐隐约约的欢声笑语便忍不住了,眼神一个劲儿的往她们身上瞟,被成了婚的汉子的瞅见了笑话几句,也就红着脸埋头干起了活。

不过这些女人对只会干农活的小伙子可没啥兴趣,她们今天的话题围绕着最近新搬来的一个年轻男人——阿飞。

“你们谁知道啊,飞哥他成亲没有啊?”

“哟哟哟~这就叫上飞哥啦?人家成亲没有管你什么事儿啊,你这么惦记别的男人,铁树知道不?”

先说话的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紧接着酸她的姑娘叫翠花,长得也挺好看。当年俩人就为了村花的名号争得你死我活,结果小芳先跟村长的儿子铁树定了亲,气的翠花三天没吃下饭。

不过这下好了,新来的这个阿飞看着就是个能干活的,整个人壮得很,看着咋着都比村长家的那个强,翠花暗自窃喜,觉着自己这回还是赢了小芳一头。就是这个阿飞脸上蒙了个不知道啥东西,看不见。不过这男人嘛,长相也就那么回事,看不见就看不见呗,反正也比不过村长家那个磕碜。

结果翠花这还没高兴多久,走她旁边的大妞就出声打断了她们俩的眼神厮杀。

“你俩快别争了吧,这阿飞你们可别想了。”

她笃定的语气引起了众人的兴趣,纷纷求她说下去,甚至有人提出了替她洗两件衣服的报酬。大妞见她筐里的衣服不一会儿都到了别人手里,终于张了嘴。

“昨天俺大哥回来的晚,路过了稻穗儿家门口,咳,就看见新来那个男的在翻那寡妇家的墙。”

大妞眼神闪烁,仿佛在说什么不堪的事,认认真真装出一副自己特别不想说这种事的样子,末了还要加上一句“你们可别到处乱说啊”,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了嘴。

“呸!我就知道这臭寡妇不干净着呢!年纪轻轻克死了阿土,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翠花率先骂了出来,接着其他女人纷纷附和,把一些没影儿的传闻添油加醋说的有鼻子有眼,着重突出稻穗儿此人命有多硬。原因无他,这位寡妇实在长了一张过于标志的脸,眉眼精致,肌肤胜雪,没有丝毫夸张,村里大多数男人都盯着他的脸发过呆,这其中也包括这些女人们的丈夫。

但是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稻穗儿家不是在村子紧东头?你哥咋那么巧路过了呢?还大半夜的?”

大妞一听,脸色没忍住变了变,顿了一下干笑道:“这男人嘛……”

另一个背着娃的女人好像没听到她勉强的回答一样,冲她笑着说:“你大哥那天是不是出村啦?”

大妞想都没想就回答:“哪儿能啊!他连话都说不利索,出村干啥呀!”声音大的好像是想让所有人都听清楚。

 

很快话题又回到了阿飞的身上,这些大姑娘小媳妇开始兴致勃勃的猜测阿飞的身份。阿飞之前能被翠花拿来跟村长的儿子铁树比较,不是没有理由的。木叶村位于深山之中,经济发展不起来,村里很多人兢兢业业一辈子都住不上好房子,而阿飞,刚搬进来就建个小二楼,还承包了几块鱼塘苞米地,甚至连村里的养猪场他都入股了。不说别的,他去小卖部买烟都直接买一整条中华,这可了不得。

所以,河边的女人们有志一同的忘了阿飞爱爬寡妇墙头的事,不再提起稻穗儿,开始替阿飞吹牛逼。

“我前些日子看电视来着,人家说那些个有钱人,赚够了钱,就要到我们这种小破地方来,说什么环境好,空气干净,人家这个叫什么,‘隐住’?”

“你可拉倒吧!那叫隐居。”

“你管那叫隐住还是隐啥的,反正人阿飞就是有钱,以前那都分分钟好几个亿上下。”

“亿是多少啊?”

“反正好几个零。你说他这么有钱咋还没个媳妇儿呢?”

“你不懂,人城里有钱人都不结婚,家里好几个女的伺候他呢!”

“那还爬……咳咳,那……那你说……他怎么那么壮啊!”

“我倒觉得你们都瞎掰,他那么壮,没准儿是黑社会,打人收钱的那种,我听说那种也能挣!”

“对对对,就给有钱人当那个叫啥……保……”

“保镖!”

“是这个!我是不懂,不过听说能赚大钱呢!”

“那他们就成天打人啊?不干别的啊?”

“那我哪儿知道啊,我男人又不干这个的。”

接着女人们的话题又悄无声息的转到了农活和家庭上面,成了婚的就聊孩子,没孩子的就聊婆媳关系,没成亲的就在旁边听着,摆出虚心学习的样子。

伴随着潺潺的水声和洗衣服的敲打声,河边欢快而融洽的气氛久久不散。

 

 

当最后一缕农家的炊烟消散在夜幕中,星子早已错落有致的悬于人们头顶。村西一户牛姓人家的灯火今天灭的格外的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这些都没办法影响阿飞的好心情,他轻车熟路的翻进村子最东边的一栋小平房里,还悄无声息的把蹭掉的几片砖瓦放回原处,这才摸进黑咕隆咚的屋内,借着星光看准了床的位置就想往被子里钻。

只见那红底儿大牡丹的被子里伸出又细又直的大白腿一条,趁着阿飞看愣的这一刹那!说时迟那时快,被子里的那人手掌往下一撑,“喝!”的一声突然发力,待阿飞回过神来,那人已经悬停在半空中,脚背离他脸更是不足一寸距离!

然而没有踢到。

阿飞伸手握住了那只脚,借机凑近笑嘻嘻的耍流氓:“稻穗儿呀,一天没见,就这么想俺?”

卡卡西——也就是稻穗儿懒得陪他玩,用力把自己的脚抽了回来,翻身下床去柜子里拿了一套被褥铺在地上,背对着阿飞丢下一句:“你自己在床上制造点声音,我今天累了,先睡了。”

“怎么啦?你累了?说好的幸福呢~”阿飞一键换人格,哭哭啼啼的抱住卡卡西,“前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人家~是不是玩腻了就要抛弃人家了QAQ”

卡卡西嘴角没忍住抽了抽,今天大受打击的明明是他,怎么现在主谋还跟他哭起来了:“带土……你这个计策我本来没有意见,可是今天一出门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特别奇怪。我就调查了一下,现在全村人都在传我不守妇道,跟个男人半夜私会,说阿土要是泉下有知非得被我气死。你让我怎么笑得出来?”

阿飞听完安静了两秒,然后笑趴在卡卡西的床上,缓了一会儿才说话:“可惜我今天没在,不然就不会错过这么精彩的……好戏。”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又不停的笑了起来。

卡卡西干脆转过身,把被子一裹开始装睡,阿飞见状也不笑了,凑过去颇有诚意的道歉。这下“受害者”也不好继续装睡了,转过脑袋看向那张毁容的脸。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你能回来就好。”手指细细的抚过一道道交错的伤疤,银发的男人又重复了一遍,“你能回来就好。”

 

漆黑的双眸对上同样漆黑的单瞳,他缓慢且认真的说道:“带土,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带土感觉心脏好像被那只刚摸过的自己脸的手捏了一下,他的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但还是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卡卡西陷入梦境。

然后就像想起什么了一样,用卫生纸塞住卡卡西的耳朵,一个人在床上又跳又喘了半个多小时。干完这些就洗了把脸,钻进卡卡西的被窝。

果然还是抱着这个大辣鸡睡得香啊,又切换了人格的阿飞快睡着时这么想到。

 

 

天亮了,木叶村的村民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这天下午,翻麦子的女人堆儿里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牛家那个小丫头呢?”路过的老婆子好奇的问道。

“哦,你说大妞啊,她哥昨天晚上答应外边村子的求亲了,今天一早就已经把妹子送走啦!”

“她哥不是说话不太利索嘛,找不着媳妇,可能就惦记着那点儿聘礼了吧,你说说,唉……”

“阿土他婆!你这是去哪儿啊?”妇人说着说着自然的跟老婆子唠起了家常。

昨天河边欢快的气氛毫无痕迹的搬到了谷堆旁边,人们有说有笑,直至太阳西沉。





评论(5)

热度(76)